默默吃个瓜

你韩我张,存在即糖。企鹅2904980524欢迎叨扰

【韩张】时间记实录 (短篇)

时间记实录【韩张向】

一个读书很少的理科生

ooc预警,还请多多见谅!

渣文笔,有问题欢迎提出!

还请多多指教!



        青岛的夏天,炎热中透着一丝海风的清爽,蝉鸣依旧,微风轻拂,倘若你留心轻嗅,便能闻到风中那独属于海洋的咸涩与清凉。

        时间和岁月能带走什么?能带走青春、金钱,甚至是生命。可它似乎又什么也带不走,带不走这座城,带不走记忆中的那个人。

        


        韩文清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下午三点整。他起身披上一件薄薄的外套,拄着拐杖缓缓地向门口的小花园走去,如今的韩文清已是耄耋之年,岁月在这位曾经的职业电竞选手身上也没有丝毫的怜惜。

        拿起喷壶,接好水,倒入比例调制正好的的营养液,一连贯的动作,熟练而又细致。其实也不难怪,自从张新杰去世之后,这个小花园也就全权交给了韩文清负责。


所爱隔阴阳,阴阳无以平。在你离开后,我将自己活成了你的样子。


        关于当初建这个小花园,张新杰也是出于职业选手退役转入幕后,不会再像从前那般忙碌,空闲时间茶余饭后也能有个消遣,才说服韩文清一起搭建这个小花园,毕竟房子的所有权是两个人的。   

        花园里有大丛的风信子,是张新杰很多年前种下的,红的花,白的花,亦或是紫的花,刚开始只有几朵、几棵,尔后几年,便绕满院墙,栅栏中,墙角间,随处生根,外露的根须狠狠的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就像那个人,将自己的心狠狠的抓牢了,想到这儿,韩文清的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无奈的微笑,时过境迁啊真是。花园里花园里有棵杏树,冬末春初开花,夏天遮荫,秋天结实,如同一个轮回,周而复始。

        稍有些吃力地靠在树边坐下,韩文清回想起每年与张新杰树下赏花地情景,每年都是一场春雨,那洁白的杏花便开始悄悄的爬满枝头。淡雅的香味扑鼻而来,稍后便随风飘散。等到那漫树花开,便如同冬天的白雪挂在了树梢上,又好像秋天的霜落在了树梢上。细雨霏霏里,微风拂过,花瓣雨洋洋洒洒,伤感而唯美,让人在心中深植了一份无法涵盖、无力描绘的情愫。落花过,笑谈浮生流年。

        韩文清自认不是一个浪漫的人,没什么情趣,不会什么动人的情话,甚至是在情人节或是生日对张新杰说一句“我爱你”也会在说完之后从脸一直红到脖子。但几十年来,韩文清每天都会比张新杰早起一刻钟左右,知道张新杰的咽炎早晨醒来嗓子很不舒服,在他的床头放上一杯温水,这样方便张新杰起床之后的直接饮用,顺便会附赠一张小纸条,上面有韩文清从网上抄来的蹩脚的情话。哪怕到张新杰生命的最后几天,挣扎着坐起身来,在床头也依然是一杯温度刚好的水和一张带着蹩脚情话的纸条。


爱你如初,疼你入骨。


        张新杰会小心翼翼的将每一张小纸条收在韩文清给他做的小盒子里,在他过世后,韩文清也会时常拿出来一张一张的摩挲,看到纸条,就仿佛看到那人憋笑的小表情,当然,这些也都是后话了。


        

        韩文清合上眼睛,耳边传来阵阵的清脆的蝉鸣,微风拂面。


时间的齿轮还在不停的转动,带不走的是我对你的爱。


【韩张】 你看,春天来了 (微be向,超短篇)

一个读书很少的理科生
文笔渣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一个突发奇想的脑洞
书信形式,不喜勿入

文清 亲启:
        请再让我叫你一声队长,我怕我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叫你队长了。
        我上周又去了一趟医院,医生说情况很不乐观,需要马上进行手术,但手术的成功率只有5%。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正在进行手术。本该和你事先商量一下的,原谅我擅自做的决定,我不想让你为难,抱歉,请原谅我固执的任性。
         我这个人有时候固执的可怕,你应该是最清楚的。我曾经不顾父母的劝阻义无反顾的选择了电子竞技,不顾队友的意见独自登上擂台,不顾众人的阻拦和你在一起……我很感谢当时我的年少轻狂,也从不后悔自己做出的任何决定,特别是与你共度一生。
        今年是我们在一起的第50年,一晃,这辈子就这么过去了。两个性格都很固执不知退让的大男人怎么可能不发生摩擦,感谢我们这些年对彼此的包容。
        还记得我刚刚以新人的身份进入到霸图战队的时候,那是个春天。
        青岛的春天,是个矛盾的综合体,灿烂的阳光中夹杂着冷冷的风,极不协调,却又搭配的天衣无缝。风带着大海的气息,使人全身变的爽快,瞬间沾染了海洋的气息,变得开阔了,明朗了。
        第四个赛季后你对我表明心意的时候,那也是个春天。
        说来倒也奇怪,青岛的树,干枯的枝桠上总是能先开出几朵好看的花,带着几分明媚而又忧伤的意味。明媚的是枝杈上的点点花,忧伤的是灰黄的枝干,与黄土依存着。这一刻,春光清美,花就这样温柔的开着,寒春的色彩也变得绚烂。
        第十一赛季你退役后我们向世界公开的时候,仍是个春天。
        花期过后的青岛,纷繁的落英奢侈的铺满了整条小巷,铺展着无限的风光。那些散落在地面的花又是那么的碎,碎的彻底,碎的动人,像是把寒冬未过的淡淡的伤,绵绵的寒,全部揉碎,杂糅在这终将逝去的花香中。
        文清,如果可以的话,如果我还在,我们再一起去踏春吧。
        你看,春天来了。
                                                                       张新杰
                                                                 写于 2069年春

【韩张/漠石】It‘s you (二)

一个读书很少的理科生

文笔渣,不喜勿入

可能会ooc ,还请多多见谅!

我会尽力去改正,还请多多指教!

迟来的更新,毕竟拖延症晚期患者

前情回顾  第一章

————————————————————————————————

(二)

       手脚不能动,能听到声音,有人在附近走动,大脑和肌肉之间的联系被切断了,是……肌肉松弛剂吗?早知道就应该跟院长妈妈好好药理学。张新杰勉强地抬起沉重的眼皮,“嘶……”脑后的钝痛迫使他回忆起先前的一切。

       这次的任务原本是来调查一下巷口的一处废弃的医护中心,据情报提供近期这里经常会出现黑市器官交易,于是张新杰作为霸图目前唯一的牧师被韩文清要求一同前往,理由是万一有人员受伤也好方便治疗。既来之,则安之,张新杰心里如是。

       在到达废墟之后因为地形复杂,韩文清命令采取分散式搜索,韩文清带三个队员着上到四层调查,林敬言和张佳乐分别查看三层和二层,剩下的所有人员跟随张新杰在一层调查并保护他的安全,命令下达后所有人便开始了自己手头的工作。

       “牧师,不允许有任何闪失。”韩文清的语气不容置疑。

       “是!”无人敢懈怠。

       张新杰生性冷清,本不喜欢与过多的人接触,更不要提现在身后跟随的小三十人的队伍,忍住心理上排斥的难受,转过身去对后面的人说,

       “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你们不必跟着我,你们在反而我会觉得不自在。”“可韩队他……”

       “你们韩队长小题大作了,我虽是一个牧师,但毕竟是个男人,自保能力还是有的。我就在不远处调查,若有事我会叫你们的。”

       “这……好吧。那请您多加注意安全!”

摆脱了随行人的张新杰在拐角处放松的叹了口气,不禁自叹:这独来独往的性格日后还是改一改的好。

       闭上眼睛轻嗅了下周围的空气,尘土发霉的气味中夹杂着医护中心特有的消毒水的味道。废弃了这么久的医护中心,一些医疗器械已经被空气氧化泛着老旧的黄色,问诊台旁边镊子,手术刀具早已无人使用,锈迹斑斑,针头连接着不再透明的软管垂在一旁。

       物是人非啊,张新杰这样感叹着。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走到了这条走廊的尽头。

       原本干净的空集中突然闯入了浓重的血腥味,张新杰眯起眼睛看着血腥气息传来的方向——地下室。不会错的,这么浓重的血腥味自己是不会认错的。

       回去叫队员随行?还是自己先去看看?在这个二选一的问题中我们独自一人惯了的张新杰牧师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可他似乎是低估了他即将面对的危险。

       顺着蜿蜒盘旋的楼梯一直向下,一片漆黑,只是在尽头似乎有一丝微弱的亮光。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气味越来越重,张新杰不禁加快的前进的步伐,一股不好的预感浮现在他的心头。

       即使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预料到了会有怎样的视觉冲击,说实话张新杰还是被眼前看到的场景所震惊。

       未凝固的血液从疑似停尸台的台边低落,台面上躺着一具女尸,姣好的面容在微弱昏黄的烛光映衬下显得格外宁静,与之相反的是被从中间剖开的腹部,未来得及清理的一些残余的身体器官带着血污,正以一种溢落的姿态展现在人的眼前,而腹中所有有价值的器官均被取走。

       再向角落看去,几节切割完整的残肢被随意的丢弃在那里,一旁的水池水面呈现出一种被血浸染过的暗红色,上面漂浮着一缕缕黑色的发丝,想是那里应该还沉着一些剩余的受害者的躯体。

       这应该就是非法器官摘除的场所了,上去通知小组的人下到地下吧。兀地身后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张新杰刚想转身查看,脑后的钝痛便使他眼前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中。

       “张新杰不见了?”韩文清话中透露出比平常时还要冰冷的声音,“所有人,地毯式搜索!”

       张新杰,我不允许你出事。

 

 

       有人轻轻叹了口气:“亲爱的牧师大人,你该醒了吧?”

       张新杰睁开眼睛,他只能做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了,控制不了自己的声音,说不出话——这是个幽黑的地方,密不透风,只见一个女子正在一个一个点着蜡烛,她一身黑色,衬得一张脸白得像是从恐怖片里走出来的一样。

       张新杰无声的看着她,眼里满是绝望。

       院长,为什么是你?

 

       院长点燃了最后的一根蜡烛,冲张新杰笑了起来:“新杰一定很惊讶吧?为什么醒来看到的是我?又为什么我会跟黑市会有交易?当初你被我捡回来,本身你的命运就和你看到的那具尸体一样,为孤儿院做出最后的贡献,可谁知道你居然天生就是个怪物,注定无法为孤儿院献上祝福。”

       张新杰的目光一直跟着她——我不明白。

       院长自顾自的说着,脸上露出了慈祥的微笑:“不过现在没关系了,把你的器官卖掉,也会是一个好价钱,也算是实现你最后的价值了。”

       院长拿出一只针管,握住张新杰牧师袍下露出的手臂,准确的刺进了静脉,将药物推入。“器官价格虽然可观,但黑市上最近在抬价哄抢omega,你既然还未分化,不如我来帮你一下,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张新杰感受到体内的气息不断地躁动,小腹的燥热感愈发明显,呼吸变得急促起来,随着一声难以抑制的呻吟从口中逸出,松木的沉香在狭小的空间中弥散开来。

       张新杰是个omega。

       “你总是能带给我许多惊喜呢,新杰。”院长目不转睛的盯着头发被汗水打湿贴在脸颊两侧的张新杰,目光中全是贪婪。


【韩张/漠石】 It' s you (abo向)

非原著向设定
一个读书很少的理科生
文笔渣,不喜勿入
可能会有ooc,还请多多见谅!
我会尽力去改正,请多多指教!

(一)
         冰凉的触感蔓延至全身各处,身体变得愈发沉重,渐渐陷入墨水一般浓稠的黑暗中去。仿佛被什么扼住喉咙,窒息的感觉逐渐变得强烈,挣扎着抬起身却只是徒劳。
         “有谁来救救我。”微弱的声音在空荡的空间中回响着。
         “你是一个被神明抛弃的人,你已经没有存在的价值了!”一个突兀的声音闯了进来。
         “不!”张新杰一身冷汗,倏地坐了起来,又觉得天旋地转,随即跌回柔软的床铺,他双眼发空地盯着天花板。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梦境了,过往的一切历历在目,绝望、无奈、背叛、被抛弃......
        “我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张新杰自嘲地笑着摇头,起身去进行洗漱,随后穿上洁白的牧师的衣服,将最后领口的十字架调整好,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熟悉又陌生,推开房间的门走至前厅与其他成员汇合。
        张佳乐靠在沙发上正在擦拭着自己的枪械,检查着身上弹夹盒中的弹药是否有遗漏,林敬言调整这钩爪最合适的位置,还有那个人,那个将自己救赎的人。当自己浑身血迹斑斑,绝望的靠在一个阴冷的巷角等待死亡时,他伸手拉住自己。张新杰抬头望向韩文清,阳光打在他的脸侧,将他脸部的线条刻画的更加硬朗,没有过多的言语,只是一句“跟我走。”不给予他任何反驳的机会。就这样张新杰以牧师——石不转的身份被韩文清带回了霸图。
         张新杰还记得当天晚上韩文清对自己说的话,
        “你现在只要记住,你存在的意义是为了霸图。”
        “为了我。”

未完待续
  

【韩张】我的宣言(1.11张新杰生贺)

一个读书少的高三理科生
文笔渣,可能会有OOC ,还请见谅!
祝张副队生日快乐! ! !
建议配合BGM-我的宣言

我的宣言
        世界上的宣言有很多种,恋人之间的爱情宣言,朋友之间的约定宣言,亲人之间嘱托的宣言,无论哪一种宣言都因动人而珍贵。
                                                                      ——————题记

         张新杰这那一瞬间认为这可能是他这辈子听到过的最珍重的言语了,
        “新杰,同生与死好吗。”
         还真是霸道啊,明明是疑问句却不给人丝毫的选择的权利,这个人还是和当初一样的强硬,张新杰心中思忖着。抬眼望向说这句话的主人,乌黑明亮的眼眸中映出自己的倒影,仿佛这个世界就只剩下他与自己,思绪被那坚毅的目光带回了第四赛季总决赛的那个晚上。
        当屏幕上映现着“荣耀”二字的时候,大漠孤烟维持着出拳的姿态,身上笼罩着身后石不转圣治愈术技能的光芒,冠军属于霸图,霸图战队亲手埋葬了嘉世王朝。庆功宴后,大家也就纷纷回到房间去休息。张新杰回到他和韩文清的房间后,没有调整休息,而是打开电脑掏出笔记本对今天的比赛进行复盘,因为他知道,这一切只是个开始,未来的霸图还需要成长的更多,而自己也需要不断去改变去适应战队。韩文清站在一旁看着张新杰认真记录的模样,骨节分明的手握着笔写下一个又一个精确的数据。
        自己是什时候喜欢上这个人的呢?韩文清在心里问着自己,大概就是张新杰刚刚从青训营进入战队时,与自己握手的那一刻开始吧,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干净的青年,眼中却带着不属于他这个年龄应有的沉稳,坚定,“韩队,你好! 我是张新杰,职业,牧师,账号卡石不转。”清澈的嗓音用最简短的话语介绍了自己,再无其他。这可能就是一眼万年吧。
         韩文清从张新杰身后握住他执笔的手,明显感到怀中的人身体一颤,“队,队长?”张新杰回过头去,语气中带着一丝惊讶。“新杰,我有一件事想对你说很久了,今天正合适。也许你不会接受,也许你会从此厌恶我这个人,但我认为这件事应该让你知道。”韩文清低头从口袋中掏出那枚冠军戒指,象征着荣誉的那枚戒指安静躺在他的手中,只是那只拿着戒指的手在微微颤抖,“新杰,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你愿意和我在一起,一起不断向前,一起厮守一生,一起携手到老,一句话中包含了太多太多。张新杰望着韩文清的眼睛,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他从他的眼神中读到的是最真挚的爱慕与执着。
         这么好的一个人,我没有理由去拒绝,而且我又何尝不是放不下心中对你的眷恋。张新杰伸手拿出同样放在口袋中的那枚戒指,以同样的姿势交到了韩文清的面前,“队长,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韩文清牵起面前的手,将自己的戒指戴到了对方的中指上;张新杰拉过韩文清那双略带薄茧的手,将自己的戒指也戴到了他的中指上。略带强势的将张新杰拉倒自己怀中,吻上了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儿。窗外的月光皎洁,透过窗户洒落地面,他们相拥着,亲吻着。
         无名指略带冰冷的触感将张新杰的思绪拉回现实,愣愣的看着套在自己手指的这枚戒指,感觉有点不太真实。从今天早上被韩文清叫醒的时候开始,他说要给自己一个不一样的生日,于是带他连东西都没有收拾到了飞机场,等到再一觉醒来便到了一个异域国度,可令人感到惊喜的是战队中的其他成员也都在,也包括已经退役的林敬言,大家都在等着他们。等张新杰换好修身的白色西装来到教堂门口时,韩文清也身着同样的西装,手拿捧花等着他。张新杰上前挽住韩文清的手臂,两个人就这样一直向前走去,穿过了一道又一道花门,就如同两人这些年面对各种眼光,面对各种质疑时一样,坚定地相互扶持,一如既往,不渝不倦。
         韩文清牵起张新杰的手,深情的的看着他,也许在他的眼中张新杰就是他的整个世界。富有磁性的嗓音流入张新杰的心中:
        “新杰原谅我擅自做出的决定,首先祝你生日快乐!我想给你一个不一样的生日惊喜。其次我想说的是,谢谢你让我遇到你,感谢你成为我最坚实的后盾。遇到你之后我变的贪得无厌,从陌路人到队友到恋人,我现在希望你能成为我的家人,和你一直厮守到老,你可否愿意?”
        “我愿意。”平淡的声音中听出了与往日不同的郑重与期许。

        “新杰,同生与死好吗。”

        “好。”

“只知道是时候拿着鲜花,将心爱预留在盟誓之下。共你遨游在天边,看着低洼,想起我俩在某天白头,无穷几生也不怕”
“逐世俗想动摇,我怕什么,听清楚,同生与死好吗。”
《我的宣言》——周柏豪

【韩张】幸福定律(温馨小短篇,he)

一个读书少的高三理科汪
记叙文写故事苦涩,文笔有些渣,还请多多指教!
可能会有ooc,还请见谅!

        幸福是什么?每个人心中大概都会有着不同的答案。而在张新杰心中,幸福,大概就是他和韩文清现在的这样,相互握紧对方的手,就这样一直走,从天光乍破走到暮雪白头。
        人间没有单纯的快乐,快乐中总是夹带着烦恼和忧虑。张新杰自己当初可能也算不到,自己会因为自己的固执,义无反顾的踏上电子竞技的道路,一条不被大多数人所认可的职业道路;也不会想到自己会违背家人的意愿,执拗地和韩文清在一起,一起经历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十几年下来,生活一如既往,没有轰轰烈烈的激情热恋,没有过多的甜言蜜语,两个人就这样平平淡淡地经营着自己的爱情,即使也会有坎坷,有诸多地不尽如人意,但在这场人生旅途中有人陪你一起携手同你一道披荆斩棘,也着实是一件致幸之事了。
        夜晚,张新杰和韩文清一起坐在床上,将卧室床头的灯光调暗,看着墙上以前的照片,两人都开始回忆着从前的种种。张新杰突然目光转向身旁的恋人,轻声地开口:“文清,说真的,我当时真没有想到两个人在一起会是这么艰难,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你会为了我在我父亲面前下跪,当时我真的是吃了一惊。”韩文清握紧了张新杰在被下的手,思绪回到了张新杰带他到自己家里的那天。张新杰将他带进家门,他和张新杰坐在偏东的沙发上,张父和张母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张父眉头紧锁,将目光移开,似不愿面对自己的儿子。张母手紧握着把手,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
        “父亲,母亲,这是我的恋人,韩文清。”张新杰开口打破了沉静。
        “混账!你们俩都是男人,怎么能在一起?”张新杰的父亲将手用力地拍在面前的茶几上,力气大到放在上面的茶杯中的水已经撒出。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还希望您能支持。”张新杰二十几年来第二次在父母面前表现出了坚决的态度,第一次是决定放弃学业去打电子竞技。出生在一个严谨保守的家中的张新杰从小便对父母的教导言听计从,但现在,他为了自己,也为了韩文清,他决定任性一次。
        “支持?你让我们怎么支持!去跟别人说我儿子是同性恋吗?”坐在一旁的张母突然开口,语气中充满着对儿子的失望与愤怒。
        “对不起,这是我自己的选择,而且也不会去改变。”
        “啪!”清脆的一声落在了张新杰的脸颊上,白皙的脸颊上瞬间印出了一枚掌印,“你给我跪下!”张父厉声呵斥道。张新杰在父亲面前跪下,眼神中透出更加坚定的目光,韩文清看到这种情景,也走到张父面前跪了下来,“伯父,还希望您能成全!”
        “胡闹!跟我来这套是吧,那你们就跪着吧,老婆子,回屋!看他们能跪倒什么时候!”张父拉着张母回到了房间,将门使劲一撞“嘭!”
        房间又归于平静,张新杰想将韩文清扶起来“其实你不用……”,韩文清突然用手抚上恋人刚刚被打的有些红肿的脸颊,“还疼吗?”关心的语气中夹杂着一丝懊悔,“对不起,没能保护你。”张新杰看着身旁眼中充满关切的人,轻轻摇头“别担心,不是很痛”他张新杰有何德何能能怎么让如此自尊心强的人为了他而像自己的父母下跪,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这人竟为了自己……张新杰这么想着,眼角泛起了酸涩。
        韩文清看着张新杰呆呆地望着自己,似是读懂了自己恋人的心思,握住了张新杰垂在身侧的手,“为了你,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你我之间的账目早已结算不清,若是想要偿还的话,那就把你这一生赔付于我吧。”“你这人,还真是…”
        你我之间何谈言谢,我们只是为了对方倾尽全力,如此便再无所求。
        第二天早上张父从房间走出来看见自己儿子和韩文清跪在地上,自己儿子的头靠在韩文清的肩膀上闭眼休息,眼下的乌青证明了这一宿的殚精竭虑。
        “你们先回去吧,我和他妈再想一想。”
        “伯父,谢谢您。”韩文清想站起来,可跪了一宿膝盖不免有些支撑不住,他揉了揉僵硬的膝盖勉强站起,将张新杰抱起,向门外走去。
        抬头望向墙上的时钟,十一点整,是该休息的时间了,韩文清将床头的灯拉灭,亲吻张新杰的额头“可我们现在仍然在一起,而且也很幸福,不是吗?”
       “晚安,新杰。”
       “晚安,文清。”
        和你在一起可能是我做过的最正确的战术决定。我们在过去饱经忧患,也见过世态炎凉,可我们毫无畏惧,你为我披荆斩棘,我为你遮风挡雨,一路携手,幸甚有你。
        幸福定律,有你即可。

【韩张】韩张小日常

励志写到一百天!
日常ooc,还请见谅
一个读书很少的理科生,所以有很多不足还请指教!
最后,高举韩张大旗!
day2
给出差的一方打电话
        早上六点,多年来养成的生物钟使张新杰准时的醒了过来,下意识的伸手寻找恋人,无奈却落得一场空。床铺上残留的余温昭示着人刚离开不长的时间,明明昨晚就已经知道了他今天因为联盟的特殊事物要离队,去b市出差,却还是习惯性的去找韩文清,张新杰在内心不禁感叹,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啊!
        拿起放在枕边的眼镜,规整的戴好,正准备起身去洗漱,无意间瞥见床头边的柜子上放着一杯清水,杯子下面压放着一张便签,看到这儿,张新杰不禁失笑,自己的这个习惯只有他一直这样牢记。是的,在张新杰刚进入霸图正式担任副队长时,因为战队的正副队长住在一间房间,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后,韩文清发现了张新杰每天早上起床后都要先喝一杯水的习惯,从此之后韩文清便每天都会在张新杰的床边放一杯温度适中的水方便张新杰喝。修剪整齐,骨节分明的手拿起水杯一口一口的喝起来,另一只手拿起便签仔细端详,“早安,新杰!”没有过多的言语,简洁明了,字迹苍劲,和那个人的形象很是符合。是啊,多年的相处使两人之间无需多言,内容便了然于胸,“队长,早安!”有你在真好。
        洗漱,更衣,吃饭,训练,如同公式一般的生活,却因那人的存在而显得意义深重,张新杰这样想着。在结束一天的训练后,张新杰将今天的训练内容和战队各个成员的表现及完成度进行总结,做出最终评估,适当调整明天的安排。一切处理妥当后,张新杰掏出手机拨通了那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号码,如同心灵相通一般,对方默契的在下一秒便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略显疲惫却难掩磁性的声音
“新杰,今天一天情况怎么样?”
“一切都很好,队长你放心吧,奇英今天的各项数据都非常好,其他队员也很出色。”
“嗯,好,我知道了,奇英确实是个值得培养的人才,再继续历练历练,就可以独挡一面了。”
“嗯,队长你今天也在那边累一天了,早点休息!”
“你也早点休息,新杰,我想你了!”
“我也是!”
“早点休息,我爱你!”
“嗯,我也爱你!”
        谁能想到仅是一天的分别却激起了两人间刻骨的相思,两人不仅是最默契的搭档,更是最亲密的恋人,多年的相处非但没有消磨掉两人间的甜蜜,反而使两人间的羁绊更加坚固。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大概就是一生所愿了吧!

韩张小日常
日常ooc,一个读书少的理科生渣文笔,有不足之处还请多多指教!!!我大韩张还能再战一百年,深夜韩张粮
day1
等待一方的就寝
       “嗒嗒,嗒嗒,嗒嗒”鞋子踏在跑步机上发出有节奏的声响,因运动而产生的汗水顺着脸颊流向脖颈,锁骨,最后没入深褐色的工字背心包裹的壮硕的胸肌,那人却毫不在意。又过了大约一刻钟,伴随着“滴”的一声跑步机逐渐停止了工作,那人抬头望了一眼时钟,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神突然变得温柔起来,和平时的硬汉形象颇有违和。“队长。”声音打断了韩文清的思绪,清冷的声音中包含着对那人热切的关心,“晚上大量运动对身体健康没有好处,而且还会延误睡眠时间导致第二天的精神状态不佳等问题。”“我知道了,以后不会了。”韩文清缓缓的靠近张新杰,伸出手臂环住自家恋人,肆意的闻着从恋人裸露的颈部散发出的阵阵沐浴露的柠檬的清香,“倒是你,新杰你怎么还没去睡,马上就到10点了。”无奈的看着韩文清流氓的行径,不管身上沾上了对方汗液,认命地轻微摇了摇头叹出一口气,“好了,先松开吧,刚运动完出了一身汗,先去洗澡吧,我等你一起休息呢。”似乎是很满意自家恋人的答案,韩文清在张新杰的额头落下一吻,“新杰,你先回房间等我吧,我先去洗个澡。”
        张新杰坐在床上,靠着床头手中拿着近期的战队情况正在进行分析,作为霸图最坚实的后盾,韩文清最信任的搭档,他总要不断的找出最适合战队的方式,就像他所说的“我会将意外降到最低”。见韩文清洗完澡坐在床沿,他放下手上的工作,习惯性的拿起韩文清手上的毛巾,为对方擦干头发。一切都收拾妥当后,两人将灯熄灭,韩文清从背后环住张新杰在他的后颈轻啄,“晚安,新杰!”“文清,晚安!”
        每天都要和你一起休息,已经习惯了你的存在,有你在总是安心的,在荣耀里我是你最坚实的后盾,你是为我披荆斩棘的战士,我们为对方拼尽一切付出所有,我们会一直一直走下去,一如既往!

#0810黄少天生日快乐#
        我亲爱的剑圣大大生日快乐,认识剑圣你其实才短短的两个月吧,在看到小说中你帮叶神刷埋骨之地副本时,第一反应是,啊,这人好烦啊,话真多。但听到你对叶神说出“一定要回来啊”时,心里又是一阵嘀咕,这个人原来也这么稳重啊。你是堂堂剑圣,是蓝雨的支柱,是索克萨尔的守护,是个跟树有这数不清渊源的人,是个话唠,是个机会主义者,是个讨厌吃秋葵的孩子,但无论哪个你都是我们最爱的你,你可是一场比赛几十万身价的剑圣啊。
        剑所指的地方,诅咒也如影随形,在比赛场上,夜雨声烦总以极其强硬的姿态如骑士般守护在索克萨尔的身前,寸步不离。你说过会斩尽来敌,扛起蓝雨的旗帜一路向前。心疼惜惜落败不甘的你,一向多话的你却只是一句“我什么都不想说”一句带过,我知道平时欢脱充满活力的你,和所有荣耀职业联盟中的所有人一样,有一颗追逐冠军,为了冠军不顾一切的心,就像乐乐所说“为了冠军!”
        少天,我们还有很多属于蓝雨的夏天,我们会陪你一直走下去,我们的荣耀,永不散场。黄少天,生日快乐٩̋(˃́ꇴ˂̀  ੭)
        黄少,原谅我渣一样的文笔吧